回到主页

《User Interviews:2020年用户研究报告》附全文报告下载

编者按:这是一篇译文,原文来自初创公司User Interviews,是一家提供在线用户招募和研究工具的企业。User Interviews在全球范围内对用户研究从业者进行了调查,并撰写了调查研究报告:《The State of User Research Report 2020》。

正文翻译:李丽萍

编辑校对:刘胜强

报告原文地址如下:www.userinterviews.com/blog/the-state-of-user-research-report-2020

另外,也可关注UXTOOLS微信公众号,回复”用户研究“,可获得113页的PDF英文原版报告全文。

前言

我们调查了300多名用户研究人员,询问他们的研究工作是什么样子的,他们的团队是如何构成的,以及他们从用户研究中获得了什么。

—— Carrie Boyd ,User Interviews内容负责人

用户研究正在崛起中!这是一个大胆的宣言,不是吗?但事实上这还算不上夸张。根据NN/g(尼尔森诺曼集团,由Jakob Nielsen与Don Norman联合创办,译者注)的数据,从1983年到2017年,UX专业人员的数量从1000人增长到了100万。他们估计,从2017年到2050年,这个数字将增长到1亿之多。当我们制作用户研究工具的地图时,我们记录了50个工具,这些工具全部是用于帮助公司了解其客户,而这些工具中的64%在10年前还不存在。在过去10年中,“用户研究”的搜索量(此处指英文“User Research”的搜索量,译者注)增长了4.25倍。

如今,用户研究的世界充满了好奇的人,他们正在帮助公司更多地了解客户。根据我们的快速研究,至少有15个专门用于用户研究的在线社区,拥有超过85,000个成员。由于我们无法梳理整个互联网的UXR(用户体验研究)社区,这些数字可能更高! 目前,Indeed(一家在线求职网站,译者注)上有超过5.4万个关键词为“用户研究”的全职工作,另外Linkedin上也有超过1.6万个。

关键结论

我们对300多个研究人员参与了我们调查,这也是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用户研究现状调查。以下是一些突出的亮点,全部具体的内容,我们将在一份113页的报告中分享。

  • 93%的研究人员在进行任何设计之前,都会进行研究

今年,我们听到更多的人在产品开发周期的早期做研究。看到这一变化是令人兴奋的,尤其是因为这是一个标志,表明团队正在利用研究和开发新的想法,而不是验证他们现有的想法。

  • 研究是用来构思和评估的工具,而不是用来验证的

43%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最喜欢的就是为决策提供更好的证据。93%的研究人员在设计任何东西之前都会进行研究,在设计之前会收集更多的证据。与去年相比,我们还听到更多人在整个产品开发周期中进行研究(56%),这很好地表明研究在各个阶段都成为了重要组成部分。

  • 70%的研究人员认为只有不到一半的利益相关者知道如何获取研究结果

利益相关者的认可对研究在组织能起到的影响非常重要,但我们的大多数受访者表示,只有不到40%的利益相关者知道如何获取研究结果。他们还将利益相关者的采纳不足列为当前工作中最大的挫败之一。

我们发现,在组织中越多的利益相关者可以访问研究结果,研究人员越会觉得他们的工作对组织很重要和有益,我们希望在未来的几年中看到利益相关者的参与和认可不断地增长!

  • 96%的研究人员每月都会进行一种类型以上的研究

研究人员使用了多种方法来完成研究工作,最受欢迎的是用户访谈、带主持人的可用性测试、调查和现场研究。但大多数研究人员(82%)每月会使用4-7种方法来更多地了解他们的用户。

  • 80%的研究人员认为他们的公司可以做更多的研究

去年,这个数字是75%,因此今年有更多的研究人员希望进行更多的研究。关于用户,总是有更多的东西需要去了解,因此研究人员想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也就不足为奇了。

目录

1、谁参加了调查? 

2、为什么要进行用户研究? 

3、如何规划用户研究?

4、在哪些阶段进行用户研究?

5、正在开展什么样的用户研究?

6、谁在参与用户研究?

7、使用哪些用户研究工具?

8、用户研究团队是什么样的?

9、用户研究在组织中如何工作?

10、用户研究的典型预算是多少?

11、用户研究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12、用户研究的效果如何?

13、如何了解行业的最新动态?

14、未来十年希望看到什么?

15、结论

谁参加了调查?

今年,我们参与调查的人数几乎翻了一倍。与去年的169人相比,有336人花了超过10%的时间在研究。由于这些受访者对我们了解的内容举足轻重,我们想花点时间来谈谈我们的受访者,与去年相比的情况,以及影响他们对调查做出响应的因素。

  • 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

与去年相比,今年的受访者更加多样化,有33个国家,去年为17个。53%的受访者来自美国,10%来自英国,9%来自澳大利亚。事实上,如果你想拜访我们调查中的每一个被调查者,那将是一场超过42000英里的环球旋风之旅。

本次调查的大多数受访者确定为女性(67%),而30%确定为男性。其余3%不愿公开该信息。这符合UXR(用户体验研究人员简称,译者注)的总体情况,这也与求职网站Payscale的数基本一致。

  • 大部分是持有研究生学位的人

与去年一样,大多数受访者(65%)拥有研究生学位,32%的人的最高学历为本科。另外,11%的人还持有设计和用户体验方面的专业认证。

  • 大部分是在大型企业公司工作的

我们发现受访者今年所服务的公司存在差异,这也许可以解释这两份报告之间的差异。我们了解到更多的人在更大的、专门从事研究的大型企业公司工作。

与去年相比,在企业公司工作的受访者增加了13%,在初创公司工作的受访者减少了9%。由于去年有很多受访者在初创公司工作,而今年有很多受访者在企业公司工作,我们收到了更多具有更成熟研究计划的人的信息,这些人在更大的团队和公司中工作。

哪个选项最能描述您的公司?

我们还发现,在大型公司工作的人员有所增加,这可能是由于受访者所在企业员工数量的增加所致。我们收到的反馈有7%的受访者在1万人以上的公司工作,还有3%的受访者在5万人以上的公司工作。另一方面,在1、2 - 9、10 -49和50-199人的公司工作的人少了2%。

贵公司有多少员工?

  • 在更大的专门研究团队中工作

从2-4名研究人员到21名以上的研究人员,我们听到更多的人在更大的专门研究团队工作。

专职研究人员的数量

  • 通过在线社区参与我们的调查

去年,尽管我们以类似的方式分发了调查问卷,但并未收集受访者在哪里找到我们的调查的数据。今年我们跟踪了受访者在哪里找到我们的调查,以及每个地方有多少人完成了调查。

我们发现,多达70%的受访者是通过在线社交社区找到该调查的。这些社区中的大多数的人都完全专注于用户研究,而不是综合的用户体验、产品管理和用户体验设计。只有21%的用户通过User Interviews自己的的渠道(例如我们的电子邮件列表和社交媒体)找到了我们的调查。我们没有将调查分发到我们的内部的用户数据库,我们很高兴收到来自整个UXR社区的反馈,而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客户。

受访者的渠道来源

  • 在研究上花费的时间不同

38%的受访者中,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研究上。但是UXR的工作内容比专门的用户研究人员更广泛,62%的受访者并不是将所有时间都花在研究上。

我们听到设计师们把与用户交谈作为他们设计过程的一部分,创始人在寻求产品/市场契合性的过程中努力与更多客户交谈,开发工程师为了编写代码也会了解更多的场景信息。由于我们的受众群体在进行研究的方式、时间和原因上各不相同,因此我们称呼我们的受访者为研究人员——People Who Do Research,简称PwDR。我们借用了凯特·托西(Kate Towsey)的说法,她是Research Ops的领导者之一。我们认为这个简称能最好的描述了参与我们调查的人,因为并非每个人都是全职的用户研究人员。

工作中涉及研究的大约占比是多少?

为什么要进行用户研究?

如果你正在阅读本文,那么您可能已经很熟悉用户研究对团队和产品的作用。因此,我们想要更深入地挖掘团队喜欢用户研究的具体方面。

  • 保持知情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PwDR在用户研究中最喜欢的事情是在有更好证据的情况下做出决策,占总投票的43%。这并不奇怪,考虑到它去年也排名第一,而且是研究最切实的好处。

关于用户研究,您最喜欢的是什么?

我们与Google的高级UX研究人员Caitria O'Neill进行了访谈,讨论了如何撰写出色的研究报告。她谈到了将用户和他们的选择的具体信息放到利益相关者的思维中最重要位置的重要性。她还强调了将重要信息置于场景中的重要性,以便团队可以对最终产品做出更好的决策。

【一份研究报告】需要向团队传递有价值的信息。所以…我们的目标是弄清楚,这对用户有用吗? 报告反馈并说不。但是,这并没有给任何人提供更多的信息来解决这个问题。哪里出问题了? 为什么没有成功? 如果以X、Y或Z方式进行改变,那么这对整个设计意味着什么?

  • 了解你的客户

我们还询问了PwDR,他们的研究项目的主要目标是什么。与去年一样,他们把了解客户需求作为用户研究项目的主要目标。对PwDR的重要性而言,它的平均得分为6.1 / 7。

研究项目最重要的目标是什么?

以4.2/7的评分排在第3位是传递客户的声音和内部教育。2011年,Forrester宣布我们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客户时代”

竞争优势的唯一来源是能够在技术推动的颠覆中让企业生存下来的能力,即对理解、取悦客户,与客户保持连接并为客户提供服务的痴迷。在这个时代,蓬勃发展的公司就是那些将预算投资于客户理解和客户关系的公司。”

 

——Forrester 客户时代研究报告

自2011年以来,UX、CX、UXR,以及他们所包含的一切,在各种形式和规模的公司中都变得越来越重要。有了他们,PwDR已经成为用户之声的代表,并且也学会了喜欢它!他们将客户的声音带到团队中作为用户研究中第二喜欢的事情。总体被访者中31%的比例,PwDR能够帮助利益相关者了解客户的意见和体验。

 我发现有一件事在小范围内非常有用,就是展示人们遇到问题的真实视频。向(利益相关者)展示它,然后说,这是你让人们做的,这是你让人们经历的。我记得让[开发人员]参加用户研究会议,让他们坐在我后面。其中一名工程师在可用性测试期间修复了一个Bug,因为他无法忍受它的发生。这让他看到了真实的情况,这个Bug已经存在了大约四年。要低估曾经为此做出决策的人意识到问题后产生的力量。”

 

——劳拉·克莱恩 ,《精益创业中的用户体验与构建更好的产品》的作者

关于用户研究,您最喜欢的是什么?

客户之声项目的信息不仅是帮助团队理解用户,它们还可以使人们觉得自己的工作具有更大的影响力和意义。根据SurveyMonkey的报告,在拥有大量客户同理心的员工中,有76%的员工认为自己的工作是有意义。在那些缺乏同理心的员工中,只有49%的人觉得自己的工作有意义。通过发出客户的声音,并帮助团队培养对客户的同理心,PwDR还帮助提高其他人在工作中的成就感。

想要听到客户的声音已经成为一种常态,在Forrester的一份报告中,只有20%的公司被评为“客户天真”(Customer Naive),他们将其定义为“只在孤岛中表现出以客户为中心”;其他企业则分布在另外不同程度,从“客户意识”(Customer Awareness)到“客户痴迷”(Customer Obsessed)。确定客户目标的优先级并持续关注它们,是从“客户天真”提升为“客户痴迷”的一个重要因素

  • 验证你的解决方案

验证解决方案对于PwDRs也很重要,无论是在开发的早期还是后期。验证早期解决方案(如原型和实物模型)在重要研究目标方面排名第二,得分为5.4/7;验证后期解决方案(现场体验)排名第四,得分为3.9/7。

您的研究项目最重要的目标是什么?

这与PwDR最有可能开展研究的时间是一致的。93%的人表示,他们在设计和原型制作开始之前就进行了研究,这是一件好事。在设计之前进行研究意味着更多的团队在尝试构建解决方案之前考虑如何深入了解他们的客户。他们不只是验证他们的想法,他们在创建任何东西之前都要花时间去学习和集思广益。

即使这不是他们研究项目的主要目标,我们也发现93%的PwDR使用至少一种研究方法来验证其解决方案,这包括可用性测试、树测试(Tree Test)和首次点击测试(First Click Test)。

贵公司在产品周期的什么时候进行研究?

在现实生活中,有许多不同的方法可以让团队使用研究来验证解决方案。我们(User Interviews)在整个产品开发周期中都使用可用性测试来测试新功能,并确保用户了解现有功能。FYI使用早期接入性程序来验证实时解决方案,并对其产品进行优化。Pluralsight使用客户偏好测试来确保他们的原型走在正确的轨道上。

  • 因为热爱

归根结底,PwDR备受青睐,因为他们热爱用户研究。花时间了解其他人,替潜在的沉默者发声,深入挖掘构建新事物所带来的困难和问题,让用户研究人员喜欢他们所做的事情。

当我们询问PwDR关于他们最喜欢的用户研究内容是什么时,我们留下了一个开放的问题框,以下是一些人对用户研究的喜爱:

“发现那些让利益相关者感到惊讶的事情——无论是我们不知道或从来没有想过要问的事情,还是在某些情况下人们已经做出的假设(尤其是那些看似常识但结果证明是错误的假设)。”

“提出研究问题并制定收集信息的最佳策略”

“将决策从个人见解和观点转变为阐述用户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需要什么、想要什么。用户是一个中立的第三方,每个人都可以支持。”

用户研究不仅仅是将客户的声音传达给你的团队,验证解决方案或做出明智的决定。花时间倾听那些有重要话要说的人,它让你把注意力集中在你为之工作的人身上。它是在最高水平上练习同理心,并带着其他人一起前进。

如何规划用户研究?

用户研究是一项艰巨的任务,PwDR通常会在启动项目之前花时间坐下来规划研究计划。我们调查了他们的计划时间,他们如何招募研究参与者,以及PwDR在做什么类型的研究。

  • 计划研究很早,但还不算太早

当PwDR计划进行研究时,通常会尝试提前进行计划。当我们问PwDRs计划一个典型的研究会议要提前多久,有32.3%的人表示他们计划提前1-2周;紧随其后的是31.8%的受访者,他们表示会提前3-4周开始计划。

在计划一个“典型”的研究会议时你会提前多久开始计划呢?

超级早期计划者是最不常见,他们对路线图进行了数月的研究,仅占所有PwDR的6%。这可能是因为用户研究始终与公司、产品和客户的发展息息相关。你甚至可能都不知道六个月后想问什么问题,或者怎么问。新的研究可能会激发新的问题,产品可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曲折,用户可能会说一些完全出乎你意料的事情,这就是乐趣的一部分。

“当我们做大量的用户调查时,我们很容易感到自信,就像‘哦,我了解我的客户,我正在了解他们需要什么‘。但是,用户研究做得好的结果,是你能调查中始终培养出让自己惊喜发现。但无论进行了多少研究,花费了多少时间,我们都无法完全了解客户。我觉得用户研究的目标应该是找到那些让自己惊喜的时刻,我喜欢这些时刻,它表明自己的研究做得很好。“

 

——Teresa Torres , ProductTalk.org的创始人

  • 参加者招募晚些时候进行

通常,研究人员会在过程的后期开始招募。 有30%的PwDR在研究开始前1-2周就开始招募,其余的回应会在更接近研究实施时才开始。

您正在计划一个“典型”的研究会议,您提前多久开始招募?

由于在知道需要询问的研究问题之前,你并不真正知道需要与谁交谈,这很关键。我们很高兴看到研究人员在发出参加者邀请之前花时间规划他们的研究!此外,首次面试合格参与者平均需要2个小时的时间。User Interviews可以帮助你在短时间内为你的研究招募到合适的参与者,我们甚至会为你的第一个研究提供三个免费参与者。(此处为User Interviews的嵌入广告,译者注)

  • 大多数用户研究是独特的

研究与解决的问题一样特殊和独特,大多数PwDR表示超过51%的研究是独特的,这意味着它们不是常规的、重复的或模板化的研究。这意味着研究人员正在使用不同的方法、样本和方法来开展他们的研究,并使之适应所要解决的问题。

独特或专题性研究占比是多少?

“我能说研究已经结束了吗?我已经完成了最后的报告。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的,是的。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很好。但我的意思是,在研究结束时,我们还有1000万个其他问题吗?由于时间限制等其他各种原因,我们不得不关闭某项研究的大门。我认为,让您的团队有这种自由,可以以正式或非正式的方式在其他方向、其他研究阶段继续推进研究具有巨大的价值。研究永远不会真正结束,真的,永远都不会结束。”

 

——Cat Anderson,AP Intego的用户体验Writer

在哪些阶段进行用户研究?

今年,大多数研究人员(93%)表示,他们在设计和原型之前进行了研究。这与去年有所不同,去年的第一名是在设计和原型制作期间进行研究的研究人员。

贵公司在产品开发的什么阶段进行研究?

我们很高兴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在设计任何东西之前花时间做研究,它标志着一种向用户研究转变的趋势,即把用户研究作为一种构思工具,而不是验证工具。通过在设计或创建任何东西之前进行研究,PwDR花时间向用户学习,并使用这些信息来告知他们所构建的内容。

Beth Koloski是丹佛创新公司的负责人,在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和研究方面有超过20年的经验,她说理想的研究周期从生成式研究(Generative Research)开始。这是在团队构建任何东西之前进行的研究,帮助团队将注意力集中在用户身上,而不是他们想要构建的解决方案。

毫无疑问,最大的常见错误是,大家的关注点不可避免地会以产品或公司为中心。人们有学习的欲望,但是却倾向于自己的东西。因此,他们开始研究的目的是发现哪些功能对用户来说重要,或者人们准备为哪些功能付费。但这一切都是从使公司或产品受益的角度出发的。最理想的方法是,首先进行可生成的基础研究,然后作为产品团队重新整合研究结果,共同创造可能性。”

我们也很高兴看到PwDRs在整个产品开发周期中进行研究。56%的PwDR说他们在每个阶段都做了研究,在整个开发周期中保持用户引领和中心地位可确保构建正确的解决方案。

在整个周期中进行研究听起来可能需要做很多工作,但是如果你是在进行连续的研究实践,则不必如此。每周只花30分钟和用户聊天,这对你的团队了解客户有很大帮助。将其与自动研究过程相结合,可以使想要与你就产品进行聊天的用户神奇地填满你的日程安排,并且你可以每周了解到有关用户及其需求的更多信息。

“只要您将研究视为一项专门开展、而又无关紧要的活动,你就永远找不到时间去做它。当你把提问、收集证据、思考这些问题作为你的团队决策的一部分时,你就会想,你怎么可能不做这些。”

 

——Erika Hall,Mule Design联合创始人和《 Just Enough Research》作者

正在开展什么样的用户研究?

用户研究是一个宽泛的术语,这可能意味着设计师要进行可用性测试以消除线框原型中的缺陷,或者产品团队要进行生成性访谈以了解用户问题,或者是专门的研究人员进行现场研究以了解用户在现实生活中如何与产品互动。

由于研究在不同的时间对不同的人意味着不同的事情,因此我们想详细了解PwDR正在进行的研究类型。

  • 研究人员将产品研究与客户研究结合起来

我们询问了PwDR,他们的公司通常研究哪种产品,而97%的人表示他们的公司研究是关于数字产品。其次是客户和现有客户研究,获得了72%的投票。这两个数字都比去年高,我们很高兴看到更多的人在研究他们的产品和客户。

虽然我们很想听到更多从事实体产品研究的人的意见,但只有28%的PwDR表示他们对实体产品进行了研究。

你所在的公司整体上在做什么类型的研究?

我们真正感到兴奋的是,更多的人将客户研究与产品研究结合在一起。在研究实体产品的人中,83%也进行了客户研究。在研究数字产品的人中,有71%的人还进行过客户研究,这一数字较去年的68%有所增长。

这是使用研究来构思而不是验证活动的一部分。通过研究客户和产品,PwDR可以更多地了解他们正在为之设计的客户,而不是使用研究作为工具来验证其现有有关客户行为的观点是否正确。

  • 使用了许多不同的研究方法

并不是每一种研究方法都能帮你回答每一个问题,这就是为什么96%的PwDR在一个月里会进行不止一种类型的研究:日记研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了解一段时间内的行为,卡片分类有助于发现人们如何对事物进行分类,可用性测试帮助PwDRs了解如何设计与用户交互。

总体而言,研究人员使用每种方法的次数与去年差不多,其中用户访谈是最受欢迎的方法。我们可以在前五种方法中看到干预式(Moderated)和非干预式(Unmoderated)的各种类型的研究,这对混合方法来说是个好兆头。

研究类型

尽管大多数人使用一种以上的方法进行研究,但我们发现9%的超级PwDRs使用了所有10种方法。最有效的方法是4-7种方法,占我们PwDR的82%。

你使用几种方法进行用户研究?

这也很容易理解,并不是每一种方法都适合每一个研究问题。Mule Design的共同创始人,《Just Enough Research》的作者Erika Hall向我们介绍了针对正确的研究问题选择正确方法的重要性。

“我认为人们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从他们的目标开始……人们把它搞反了。人们会说,“哦,我们要进行一项调查,那我们应该问什么什么问题?”他们不是停下来说,“好吧,为了做出这项决策,我们实际需要去了解的是什么? ”[ 首先应该问 ]“我们需要知道什么,什么是发现它的最佳方法?”……这才是必须去是非常非常明确的定义的东西。”

我们很高兴看到PwDR使用各种研究方法来回答他们研究的问题,这意味着他们正在考虑哪种方法最适合哪个问题,并能获得最好的见解。

我们还发现,PwDR平均每月要进行约45次研究,这是一个很大数量的研究!

  • 用户访谈是进行用户研究的最流行方式

用户访谈仍然是最受欢迎的用户研究方法,93%的PwDR每月至少进行一次用户访谈。真是太酷了,因为我们公司是以这个方法的名字(User Interviews)命名的。PwDR中的多数(30%)每月进行4-10次用户访谈。

你平均每月要进行多少次用户访问?

我们还发现,更大的专门研究团队往往会进行更多的用户访谈。由于研究团队的时间和资源已经很紧张,因此小型团队每月举行较少的用户访谈,而大团队能够投入更多时间进行访谈就不足为奇了。我们查看了每个组内的多样性,看看不同规模的团队每个月有进行多少用户访谈。

  1. 拥有0-1名专门研究人员的团队中,有48%的每月仅进行1-3次用户访谈。
  2. 拥有2-10名专门研究人员的团队中,有39%的每月能够进行11-20次用户访谈。
  3. 拥有11名以上研究人员的团队中,有33%的每月能够进行21-50次访谈。

即使你的团队很小,找时间进行用户访谈也很重要。尝试建立一个连续的研究实践,以减少该过程的繁琐工作。该过程非常简单,步骤如下:

  1. 每周留出30分钟- 1小时用于研究。像对待其他定期会议一样对待这项工作,试着让自己坚持下去,选择一个对你来说合理量和时间。
  2. 尽可能自动化你的研究招聘流程。可以设置定期的日程邀请,每周给一小部分内部客户发一封电子邮件,或安排社交活动来填充您的日程,还可以使用User Interviews来简化此过程,并获得处理研究奖励措施和跟踪研究历史的好处。
  3. 在采访中,积极倾听你的用户!不要过多地强调完美的讨论指南。准备好你的重要问题/学习目标,让对话畅通无阻。
  • 干预式的可用性测试

干预式的可用性研究是第二流行的研究形式。一旦有了有效的原型甚至线框,它们对于研究而言显得尤为重要。多数PwDR,31%每月进行4-10次有主持人的可用性测试。

平均一个月要进行几次有主持人的可用性测试?

用户访谈可以帮助团队产生想法并更广泛地了解其客户,而可用性测试只有在他们有特定的目的和假设时才是最佳的。

例如,我们最近在User Interviews中启用了编辑筛选调查的功能。一旦我们构建了解决方案的原型,就需要对其进行测试。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专注于特定的问题和目标,这样我们才能正确地组织测试。

我们需要回答的具体问题是:

  1. 这个流程直观吗? 
  2. 研究人员是否知道单击“保存”后创建的新版本?
  3. 这是否会使工作量加倍?
  4. 这对研究人员的最终目标有效吗? 

这意味着我们专注于研究人员如何使用编辑功能,以及他们在编辑筛选器时如何响应自动复制的保存。我们没有关注筛选器、筛选调查编辑器,以及项目创建流程的整体有效性。

  • 调查是最受欢迎非干预式研究形式

就非干预式研究方法而言,问卷调查再次成为最受欢迎的调查。非干预式研究不需要研究人员引导参与者完成整个过程,因此通常认为研究人员的工作量不大。

78%的PwDR每月至少收集一次调查反馈。我们的问题不包括针对较大型研究的筛查调查,而是侧重于独立调查。大多数PwDR(33%)每月收集1-50个调查反馈。

你一个月平均收到多少份调查反馈?

尽管调查有其位置,但它们并不是我们最喜欢的研究方法,我们很高兴看到其他方法的使用有所增加。当我们与《Just Enough Research》的作者Erika Hall聊起她在调查中的立场时,她坚决反对。

我认为尽可能多的人参与设计研究是一件好事,但我认为调查是一件需要大量专业知识才能正确、有效、专业地进行的事情。目前的问题是,有这么多的调查工具,它们很容易创建和运行。开展一项调查的难易程度与所需的专业知识是完全不成比例的。让问卷调查成为一件非常非常常见的事情,这也导致所有真正重要的决定都是基于完全错误的、有缺陷的证据做出的。”

调查需要大量专业知识才能正确运行,但是因为它们简单、便宜、可用,从而导致过于依赖它们,这并不是了解客户的最佳方式。当由训练有素的研究人员精心制作时,它们才可以成为强大的工具。

  • 实地研究攀升至第四位

实地研究从第5名上升到今年的第4名。去年,有55%的PwDR 每月至少进行一次实地研究。然而,今年,有67%的PwDR表示他们每月至少进行了一次实地研究。

大多数PwDR(38%)一个月只进行1-3次实地研究,考虑到每个阶段的时间投入,这是合理的。

你每月平均进行了多少次实地研究?

谁在参与用户研究?

我们向PwDRs询问他们与谁交谈以获得研究洞察,并且发现许多人更愿意与自己的受众群体与用户访谈,从而降低了外部参与者的比例。但是大多数人(79%)表示,他们会同时从自己的受众和外部参与者中招募的,而不是完全从一个或另一个受众中招募的。

研究中你自己的参与者和外部参与者的比例是多少?

使用哪些用户研究工具?

PwDR依靠各种不同的工具使其工作更快更容易。有一些工具可以用来做笔记、招募参与者、记录你的所有发现、组织会议等等。由于每个人都在寻找最好的工具,因此我们想知道我们的PwDR使用什么来完成他们的研究。

  • 用于招募参与者的用户研究工具

无论你从事UXR已有多长时间,招募参与者都是最大的研究难题之一。让我们深入研究一下PwDR是如何使他们的参与者招募更快更容易的。

  1. 来自自己的用户群

当从自己的用户群招募时,PwDR真的很有创意,其中有40%的解决方案不是我们列出的备选项。它们的范围从专用的内部工具到各种复杂的工具链,比如带有筛选功能的专用邮件列表,而不是问卷调查。

你使用什么工具从自己的用户群中招募参与者?

在我们提到的工具中,Calendly(另外一家较早成立的用户招募工具,译者注)排名第一,有26%的人在使用它。其余的紧随其后,社交媒体占25%,SurveyMonkey占23%,User Interviews占22%。

请注意:我们User Interviews是本报告的创建者,有21%的受访者来自我们自己的渠道,因此我们在这里的代表人数当然很可能会多一些。

2.来自有用户群之外

在现有用户群之外招募用户时,事情会变得有些棘手。很难找到愿意与自己聊天的人,如果是独自一人去做,会比从自己的用户中招募花费更多的时间。

但是,与自有用户群以外的用户交流非常有用。如果是新公司,则可以了解有关如何实现产品/市场适应性的更多信息。如果要进行可用性测试,那么新的用户可能会发现经验丰富的老用户会轻而易举地忽视掉的问题。如果处于竞争环境中,那么对竞争对手的用户进行测试可以帮助了解自己的积累方式。

25%的PwDR使用社交媒体招募外部用户,紧随其后的有24%的用户使用了User Interviews,而21%的用户使用了User Tesing(另外一家从事在线测试和用户研究的工具,译者注)。

你使用什么工具从自有用户群之外招募用户?

去年,有52%的受访者使用User Interviews从他们的用户群之外进行招募,工具之间的差异甚至更大,这表明我们正在获得更多自有用户群之外的客户,我们很高兴看到来自不同受众的参与和使用!

与使用自己的用户群进行招募一样,在前三个最重要的工具中,我们在PwDRs中没有看到在研究重要性、研究有效性方面没有发现任何显着差异。

我们看到,在使用工具帮助他们招募参与者的PwDR中,平均每月研究次数增加了。

使用不同工具的PwDR每月平均完成的研究执行次数

虽然从社交媒体招募参与者通常比使用专用工具招募参与者便宜,但它可能会花费更多时间,而且会很快耗尽潜在的受众。每六个月发布一次招募可能会在社交媒体上产生不错的效果,但每隔几周就问一次可能会让你变吃力。

  • 用于研究会议的用户研究工具

进行研究会议的正确工具取决于正在进行的会议类型,与其他工具相比,我们的PwDR似乎更喜欢视频会议工具,而Zoom无疑是最大赢家。

你使用什么工具进行访谈会议?

Zoom去年也获得了第一名,有42%的受访者使用过它。不过,今年似乎占据了主导地位,因为所有其他工具的数量已下降到其总数的近一半。在非干预式的工具中,UserTesting是最受欢迎的工具,有17%的人在使用它。

当我们研究用于用户研究的最佳视频会议工具时,我们发现许多研究人员更喜欢Zoom,因为它的稳定性、用户友好和屏幕共享功能。还有许多简单的升级和增强功能,例如转录和自动会话记录,对用户研究人员很有用。

  • 用于记录的用户研究工具

说到笔记,没有什么比文字处理器更好的了。无论您喜欢Google Docs,Microsoft Word还是Mac的Notes应用程序,文字处理器都是PwDR在会议期间做笔记的最常用方式之一,有75%的pwdr使用它们。

然而,文字处理软件并没有一统天下,与其并列排名第一的是视频录制工具,占我们PwDRs使用量的75%。通过录制视频,PwDRs可以共享研究会议的片段,回顾并再次查看他们的会议,并与未能参加会议的团队成员共享会议,它们也使以后获取转录变得容易。

你使用什么工具做笔记?

49%的PwDR使用转录工具来跟踪在会议中发生了什么,由于转录通常是每次采访的额外成本,所以很少有人转录他们的访谈内容也就不足为奇了。但是,去年只有38%的PwDR表示使用了转录,在我们的样本集中有所增加。

这可能是由于低成本和AI驱动的转录工具的兴起,这些工具可帮助研究人员在不浪费预算的情况下获得会议的转录。市面上有大量的用于转录和UX研究的工具。有时候你需要一个真实的转录器,但是为了更好地了解何时发生了何事,这些基于AI的转录服务可能对PwDRs很有效:

  1. Otter.ai允许用户每月免费录制多达600分钟的视频。
  2. Trint有一个无限的转录计划,每月60美元。
  3. Temi以每分钟$ 0.10的价格转录音频。

PwDR还有他们喜欢的其他记笔记的方式,最受欢迎的是传统的钢笔和纸,包括便签。人们还使用电子表格、谷歌表单和在线白板来理清思路。

  • 用于整理笔记和收集反馈的用户研究工具

在整理笔记和反馈方面,我们有一个特别偏爱的:Excel和Google表格。我们80%的PwDR表示,他们使用功能强大的电子表格工具来整理笔记。

位居第二的是,是我们列出的备选工具以外的工具,获得了25%的选票。我们了解了! 明年,我们将在选项列表中添加更多工具,并删除没有人使用的工具。实际上,今年Miro不在我们的名单上。有较多的人反馈他们在“其他”选项中使用了它,我们将其添加到列表中。目前它排在第六位,超过了我们实际包含在选项中的一些工具。

位居第三的是Confluence,占22%,其次是Airtable,占20%,Trello占16%。他们分别击败了去年的第三名和第四名,Product tboard和Dovetail。

您使用什么工具来理解笔记并收集反馈?

有了这么多不同的工具来整理笔记,我们想知道研究人员是只使用一种工具还是使用几种工具来完成工作。几乎是一分为二 , 48%的PwDR仅使用一种工具来完成工作,而52%的人使用了不止一种工具。

在只使用一种工具的PwDR中,有86%使用的是Excel/谷歌表格。其他顶级工具的表现差强人意,没有其他工具的得票数超过总票数的5%。

对于使用2种或2种以上工具整理笔记的研究人员来说,其他工具的效果要好得多。Excel / Google表格仍然是最受欢迎的表格,占91%。但是Confluence、Airtable和Trello在使用多种工具的人中得分都很高。

  • 用于对结果进行分类和共享的用户研究工具

在用户研究方面,完成访谈会议只是成功的一半,还需要分类并与团队共享发现。为此,一些PwDR使用他们自己的量身定制的电子表格和文字处理器的组合,而其他PwDR使用专门的研究资料库。

你使用什么工具来分类和共享研究发现?

总体而言,大多数人使用演示工具来分享他们的发现。我们与Google的高级UX研究人员Caitria O'Neill进行了交谈,讨论了如何做出出色的研究报告。她告诉我们,好的演讲是令人愉快的、信息丰富,而且能驱动落地。

为了让她的研究报告更有趣,Caitria使用主题和叙事结构来吸引观众。主题也让人很容易记住哪场演讲是哪场,特别是当他们还不太熟悉的时候,比如“太空狼”。为了让他们了解更多信息,Caitria着重于他们学到的东西以及为什么它对会议室中的每个人都很重要。她还利用自己的设计技能,在每张幻灯片上标出最重要的信息,从而使人们可以轻松找到所需的信息。最后,她通过将所有内容与TL; DR与takeaway行动项进行汇总,使报告具有可操作性。

“这意味着你需要提出明确、近期可实施的建议。这对研究人员来说有时很难做到,我们应该非常客观,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不能为下一步提出建议。

 

因此,如果按钮不可见,导致没人能找到它,我不必告诉他们如何使其可见。但如果我感到非常自信或进行过验证,可以提出一些建议。但确实要说些类似的东西,比如我将测试它的下一个版本,并且按钮必须是可找到的;或者可以说类似的东西,例如使该设计良好或可行最重要的四件事 。这些都必须是一个非常明确的建议,确保人们回去后能采取行动。如果他们不能明确下一步该怎么做,那就没有任何意义。”

  • 研究人员通过四处询问来找到新工具

当我们问研究人员是否使用G2Crowd或Capterra之类的网站寻找新工具时,答案是否定的。80%的人说他们没有使用这些类型的网站来查找新工具,那么他们用什么来学习新工具?

我们有一个开放式文本框,以了解有关研究人员如何找到新工具的更多信息,许多人说他们只是在使用口口相传。PwDR还表示,他们从Slack社区、博客和谷歌搜索中了解到新的工具。

用户研究团队是什么样的?

研究团队可以采用许多不同的形式和规模,具体取决于公司的组织结构,目标是什么以及研究方式。

  • 用户研究是许多不同团队的一部分

我们的PwDR告诉我们,研究通常是设计团队的一部分(60%),其次是作为产品团队的一部分的(45%),接着是分布在各个小组/团队中的形式(40%)。

研究如何融入你所在的组织?

我们允许PwDR选择在他们的组织中不止一个地方进行研究,其中84%的人告诉我们研究是一个以上团队的一部分。无论在哪个团队工作,用户研究都很重要。当我们与 Drift产品管理总监Maggie Crowley访谈时,她向我们介绍了研究如何成为产品管理过程、设计过程和市场营销过程的一部分。每个团队以不同的方式使用和进行研究,但围绕一个共同的目标达成共识,即更全面地了解客户。

“对我来说,越能承认自己不知道,你的想法就越强大。因为当你了解了自己不了解的内容之后,便知道了要研究的内容,然后便知道了将指标和定量分析重点放在哪里,以及与谁交谈。接着,当有了解决方案或洞察时,就有了所有的研究支持,这将帮助你的团队理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 研究会议不是独角戏

今年,我们还询问了还有谁与研究人员进行交流,45%的PwDR表示一次会议有2个人,而39%的表示有3个人或更多。

研究会议不是一个人的表演

  • 记录者和观察者是研究会议的主要内容

那么在研究过程中那些额外的人是谁呢?我们询问PwDRs在他们的研究中中,他们有主持人、记录员、观察员和AV/后勤支持的频率。92%的人说他们至少在某些时候有观察员或笔记记录者。

在研究会议中,你使用记录者的频率?

在研究会议中,您你用观察者的频率?

记录者更像是常见角色的,48%的PwDR表示研究会议中总是有一个。观察者偶尔是访客,有58%的PwDR表示他们有时与他们进行一次研究会议。

对于对研究感兴趣的人来说,做记录者是参与实际会议的好方法。许多研究人员喜欢邀请设计师、开发人员以及可能最终在他们的工作中使用研究成果的其他任何人作为笔记记录者,这让他们参与到项目的细节中,而不要求太多。它还能帮助那些可能不经常与客户打交道的人,在面对客户时,他们需要与用户感同身受,并把注意力带回客户身上。

那么,如何让笔记记录者参与到你的研究实践呢?Nicola Rushton提供了可操作的技巧,以及一个使过程尽可能简单的模板。

“我最喜欢的(记录者)参与的方式是,将记录者带到我房间里的笔记本电脑上。我将他们引到Google文档或Confluence页面上,或类似的页面上。告诉他们尽可能多地逐字键入客户说的所有内容。(我让他们)尽可能一字不差地把那个人说的每句话都打出来。我认为有些人会犹豫,如果你从来没有试着在别人说话的一个小时里做个文字记录,这听起来像是“ 天啊,这听起来很难。”但是,你真的会很惊讶,这是完全有可能。我见过无数人能做到,特别是如果你能给他们提供了一些带有一些问题的模板。”

  • 用户研究在组织中表现如何?

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研究是如何在团队层面上进行的,那么让我们放大一点,看看在更大视角里的表现——公司。

  1. 总体而言,公司可以做更多的研究

当我们询问PwDR他们的公司是否做了足够的研究时,80%的人认为他们的公司可以做得更多。

你可能永远不会觉得自己对用户足够了解,或者你对你的产品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学习。但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能进入这一范围的中间,在这一范围内他们会觉得他们所做的研究数量是正确的。

“用户研究不仅在于了解用户,还在于理解他们与所提供的产品或服务互动时的想法、行为和感受。公司拥有大量有关其受众(年龄,性别,位置)的人口统计数据,但是用户研究实际上可以为你提供有关用户的行为或使用方式的定性、行为洞察。在用户体验领域工作的所有这些年中,从来没有哪一次进行过用户研究但没有学到新知识的时候,你根本不可能“对用户了解太””

 

——Fabricio Teixeira,UX Collective创始人

实现“适当的研究范围”的一部分可能是实现一个连续的访谈流程,我们采访了Product Talk的创始人Teresa Torres,她教团队如何进行连续访谈。

“人们经常说:“我已经与六个客户交谈过。这就够了吗?”我认为你访谈多多少人是一个错误的度量指标。因为在某些情况下,你可以与一个人交谈,然后你就会得到真相...如果遇到明显的可用性问题,而访谈的第一个人会帮助你识别这一点,你实际上不需要与其他人交谈就意识到,嘿,我们把这个标记错了。其他事情比较复杂,你可能需要和更多的人交流。但是我认为这种减少客户接触点之间的时间的度量方法鼓励了以下正确的行为:我们如何尽可能频繁地与客户交谈 ?

2.公司利用用户研究的洞察力来做决策

我们询问了PwDR,他们的组织是否使用研究来制定决策。大多数人说,他们的组织很好地利用了研究,尽管总有改进的余地。

贵公司是否进行了足够的研究?

虽然我们希望看到大多数人都说他们非常擅长研究和采取行动,但实际上这是一个很高的标准。总会有更多的研究要做,更多的东西要学,更多的方法要改进,这也是用户研究成为一个有趣领域的部分原因。

“ 最终,我觉得我们真的很幸运能进入这个领域。这很有趣,它在不停地变化,可以每天与他人一起工作并真正地学习。只要你没有真正做过,你就不能假设你知道所有的事情。向我们的客户学习并能够为他们服务,这确实是有意义的,所以我喜欢身处这个行业。”

 

——Susan Rice,Toast产品设计和研究主管

用户研究的典型预算是多少?

随着我们在这一年中与更多研究人员进行了交谈,我们意识到许多人不知道或没有固定的研究预算。所以今年我们在预算问题上增加了一个“我不知道”选项。它获得了44%的总票数,是我们PwDR中最大的一部分。

你每月的研究预算是多少?

  • PwDR如何获得更多的用户研究预算?

如果你是PwDR,并且希望为你的用户研究实践找到更大或更明确的预算,那么获得一个预算是需要付出努力的。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来展示研究在组织中的价值,并使人们意识到研究是构建新事物的必要部分的想法。

“证明研究的价值并不会因为你的预算得到批准而结束。事实上,它才刚开始,现在你必须交付!寻找有趣和引人入胜的方式来展示你的发现,与任何有兴趣的人分享,并在日常对话、会议等中尽可能多地提及它们(例如,根据我们的研究…因此…)。无论你做什么,都不要让他们忘记你的出色工作!”

 

——Margie Mateo Villanueva,Indeed用户体验研究员

  • 创建反映用户研究价值的报告

在我们的PwDR中,只有15%的研究报告未创建报告。大多数(65%)制作了一份结果报告,该报告使研究人员可以在研究过程中快速整理其调查结果,而在项目结束时减轻工作量。

整理笔记/转译笔录、编辑视频,以及PwDR在“其他”类别中列出的方法,不需要花费很多额外的时间来创建,但仍可以使利益相关者洞悉研究的重要性。

你是否使用发现结果创建报告?

我们发现,撰写报告的研究人员对研究对其组织的重要性的评价,比未撰写报告的研究人员高,创建任何类型报告的研究人员将研究对他们的组织的重要性评为6.8 / 10,而未创建报告的研究人员将其评估为6.2 / 10。

报告类型与研究对组织的重要性

与WeWork研究团队一起发明了最流行的研究体系——Polaris的Tomer Sharon指出,传统的研究报告内容过于密集,且以项目为中心, 以致利益相关者无法轻易参考。

“研究洞察的原子单位通常都是很长的、松松垮垮的研究报告和幻灯片。如果一位副总裁问:“关于在德国的用户是如何决定从我们这里购买产品,我们知道些什么?,没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来回答这个问题。

 

研究报告非常集中于研究中发现的内容,并且也不够详尽,无法在将来使用。许多研究都从特定的目标开始,但最终却找到了其他重要数据。报告未能传达这些数据,并且将来无法访问。

 

另外,你不可能说服我,地球上有一个人早上醒来会说,“是的,我今天要阅读一篇报告!”“一个也没有。”

块状报告使研究人员在研究过程中更容易注意到他们的发现,而利益相关者以后也更容易使用它们。但是,归根结底,这一切都与对的组织和利益相关者最有用的报告有关。

  • 确保利益相关者知道从何处获取用户研究结果

创建报告只是成功的一半,PwDR还需要确保利益相关者知道如何访问和阅读报告。当我们问PwDR时,有多少百分比的利益相关者知道如何自己获取研究结果,只有12%的受访者表示没有利益相关者知道如何获取研究结果。我松了一口气!

你的利益相关者中有多少人知道如何自行获取研究结果?

当我们谈到Vicki Tollemache时,Grubhubicki用户体验研究主管,她指出在用户研究中让来自组织中许多不同部门的利益相关者和团队成员参与进来的价值。

“从财务角度来看,我想说,在Grubhub做研究可能是我觉得我们得到支持最多的地方。如果组织有疑问,如果他们认为这项研究有价值,他们将为我们提供进行这项研究的预算。他们非常研究驱动。在某些方面,作为Grubhub的一名研究员是我有过的最自由的经历。

 

因为他们肯定有很多问题要回答,并且非常非常支持我们确保以我们认为最有意义的方式回答这些问题。对您的产品合作伙伴,设计合作伙伴以及开发合作伙伴进行教育,并产生同理心,使他们真正了解用户存在的现实情况,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做出更好的决策,并且可以在事前获得更多信息。从长远来看,我认为我的组织将其视为投资和节省成本。”

当更多的利益相关者知道如何获取研究成果时,研究对组织而言就更为重要。当大多数利益相关者知道如何获取研究结果时,研究人员将研究对他们组织的重要性评为7.8 / 10,令人难以置信,比平均水平高了整整一分。

能够获得研究成果的利益相关者比例与研究对组织的重要性评分

通过确保利益相关者知道如何访问和理解研究结果,PwDR可以更好地说明为什么研究需要更大的预算。并且,如果利益相关者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研究成果,他们可以更轻松地使用它们,并自己发现研究的价值。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周期,但是一旦形成了完善的体系,每个人都可以很容易地看到研究的价值。

用户研究主要的工作是什么?

去年,我们了解到了各种各样在工作中做用户研究的人。产品设计师、开发人员、营销人员,客户支持人员,当然还有成熟的用户研究人员。我们了解到,研究团队可以有多种不同的形式和规模,特别是在还没有专门的用户研究人员的公司。我们从在不同行业工作过的人了解到,无论你从事什么工作,研究都是有用的事情之一。

今年,我们收到了更多敬业的用户研究人员的信息,我们很高兴看到同类的增长,因为它可能会为用户研究这一学科提供更多的资源和支持。我们还发现,平均工资、工作成就感和工作经验方面的差距也更大。此外,我们还增加了一些问题,比如PwDR的典型工作时间是什么样的,以及他们在目前的工作岗位上工作了多长时间。

  • 研究主要由研究人员完成

尽管有很多不同的工作要针对工作中的客户进行研究,但我们调查中的大多数PwDR都是经验丰富的用户研究人员。他们占总数的68%,今年比去年增加了10%。

哪个最接近你的头衔/职务?

还有一些PwDR是产品设计师、市场营销人员、客户支持专家、开发人员、产品经理、设计师,以及其他类型的职位,这些人加起来占我们所有受访者的32%。

其中大多数PwDR(78%)都是个人贡献者,这意味着只有22%的管理级别或更高级别。与去年相比下降了10%,去年有32%的人处于管理层以上。

哪一个最能描述您?

  • 大多数研究人员都有多年的研究经验

当问PwDR他们有多少年的工作经验时,我们发现大多数(66%)拥有1-9年的经验。用户研究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职业,它通常是通过实际工作来学习的。很多学校都不教授这样的专业,你无法获得“用户研究”的大学学位,也没有多少课程可以教你如何成为一名用户研究员。

你有多少年的专业经验?

当我们与Mailchimp(一家邮件服务提供商,译者注)的三名不同的UX研究人员就他们进入UXR职业的历程进行交谈时,他们所有人都说,他们毕业后就将用户研究作为职业发展道路。Mailchimp的高级UX研究人员Jud Vaughn说,他的其他专业经验为他提供了超能力,使他能够为团队做出更多贡献:

“我多种经历给了我超能力,让我从团队中脱颖而出。我也会对我的队友说同样的话。没有它,我就不能以我现在的工作方式工作。所以,我什么也不会改变。”

  • 从事研究工作的薪水在7.5到15万美元之间

今年,我们发现大多数PwDR的年收入在7.5万美元到14.9万美元之间。这与Payscale针对用户研究职业的行业数据非常吻合。他们的数据显示,用户研究人员的平均年薪为89,106美元。

你一年赚多少钱?

我们不能只谈工资而不谈这些年帮助PwDR获得工资的经验,我们的数据显示,工资随着经验的增长而增加。拥有1-4年工作经验的多数人年薪在5万美元至7.4万美元之间,而拥有10-14年工作经验的多数人年薪在10万美元至14.9万美元之间。

工作年限 vs 薪水

这也与Payscale的数据相吻合。尽管我们数据中的PwDR收入高于或低于平均水平,但仍有许多因素会影响PwDR的收入,例如工作地点、福利待遇、公司类型等都。重要的是要知道你的经验值多少,以及你所在领域和职位的平均薪水是多少。

  • 研究人员享有“正常”的工作时间表

用户研究可以制定独特的时间表。可以是一整天的用户访谈、现场实地研究,甚至是像眼动追踪这样的实验室研究。我们想知道这些工作是否影响了PwDR每周的工作时间,幸运的是,我们发现大多数PwDR(59%)每周正常工作40小时。也没有太多人疯狂工作,只有5%的人说他们每周工作超过51个小时。

你每周工作几小时?

  • 研究人员从事目前的工作时间并不长

大多数PwDR(77%)已经在当前工作中工作了2年或更短时间。由于用户研究本身是一个较新的领域,因此这并不完全令人惊讶。结合人们在工作中停留的时间越来越少这一事实,这似乎是2020年在新兴行业工作的结果。

你目前工作了多少年?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U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数据,受薪工人与现任雇主的平均工作时间为4 .2年。年龄在25-34岁之间的人,平均工作时间下降到2.8岁。为什么这很重要?因为我们的调查对象大多在25-34岁之间(59%)。

你今年多大了?

根据盖洛普(Gallup)的一项调查显示,千禧一代(1980年至1996年出生的人)更愿意跳槽。21%的人表示,他们在过去一年内更换了工作,这一数字是非千禧一代的三倍多。60%的人表示,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接受新的工作机会。

同一份盖洛普(Gallup)的调查显示,千禧一代比其他几代人更加重视自己在工作中的目标,但只有37%的人在工作的目的上取得了成功。盖洛普将目标定义为“喜欢你每天做的事情,并在工作中受到激励。”

我们分析了PwDRs的工作满意度,以及PwDR感觉研究对组织的重要性程度,这两个指标在人们工作了5-7年后都是最高的。由于样本量太小,我们没有包括工作8年以上的人的数据。

同样,研究对组织的重要性极大地影响了PwDR对他们所做工作的感觉。从事工作时间最长的PwDR的重要性等级最高,为7.8 / 10,比平均水平高出整整一分。

工作年限与研究对组织的重要性

盖洛普(Gallup)的数据显示:”只有26%的千禧一代表示,在过去7天里,他们听到有人谈论他们的日常工作如何与公司的使命和目的相关。”根据盖洛普公司的调查,这是他们衡量许多公司员工敬业度并跟踪其如何影响留存率和生产力的一部分。根据盖洛普(Gallup)的《美国工作状况报告》,敬业度排名前四分之一的组织的流失率减少了24%。

了解你的角色如何融入全局,并感受到工作的重要性,这是在工作中获得成就感的很大一部分。在现任公司工作了5至7年的员工中,工作成就也出现了类似的上升。他们给自己的满足感打了7.8分(满分10分),也比平均水平高出整整一个分数点。

当前工作年限与满足感

当PwDR在公司任职5至7年后,们发现研究的重要性和工作满意度上升的部分原因可能是他们有更成熟的研究项目。这些都会同时带来进一步的支持、对研究能力的信心和对整个组织的价值,你也更有可能继续从事自己认为令人满意的工作。

  • 研究人员在许多不同的行业工作

认为用户研究仅仅存在科技行业?再想想!我们询问了PwDR,他们从事的行业是什么,尽管大多数工作在与技术相关的行业,例如计算机软件或IT,但仍然有很多人在不同的领域工作。我们收到了在教育、健康/保健、金融服务和卫生保健等行业工作的PwDR的参与。

  • 研究人员的工作非常充实

最常见的情况是,PwDRs对他们在工作中的满足感评分为8/10。离完美只差2分,不错! 然而,平均而言,满足感为6.8/10。

以1-10的比例,你对工作满意度如何?

那么6.8 / 10真的那么糟糕吗?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有更多的研究人员在工作中感到更加充实?

答案有点复杂。去年,PwDR对他们的满足感进行了评估,得分为5.1 / 7。我们今年更改为10分制,以便更轻松地比较绩效与其他指标,但这使得今年与去年的比较变得更加困难。当你将其分解时,5.1/7略高于6.8/10,但相差不大(4个百分点)。

因此,与去年的数据相比,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它与就业市场中的整体成就相比如何?根据Imperative的一项研究,只有33%的美国工人在工作中得到满足。他们没有研究如何定义“满足”,但46%的PwDR认为“满足”在得分8/10或更高。

为什么工作满足感很重要?普华永道(PWC)的一项研究显示,10个员工中有7个会考虑接受一份更有成就感的工作,如果一份工作更有成就感,1 / 3的人会接受更低的薪水。根据PWC的说法,满足感是一个良性循环,在这个循环中,员工拥有自己的目标,并根据其当前工作利用资源和关系来实现目标。

  • 研究人员对组织结构最沮丧

去年,我们的PwDR在工作中最大的挫败感是没有足够的预算或资源来完成工作。今年,预算问题跌至第四位,而PwDR对组织结构的挫败感最强。

那么,如何解释组织结构挫败感的激增呢?可能是由于更多有组织结构问题的参与者。今年,在企业公司工作的员工增加了13%,在拥有1万名以上员工的公司工作的员工增加了7%,其中还有曾在拥有大型专门研究团队的公司中工作的参与者。

Atlassian研究与洞察主管Leisa Reichelt最近与Steve Portigal谈到她在不同组织中的研究经验,在说到自己在一家机构的早期职业生涯时,她强调了大型组织的研究摘要如何变得平凡:

”我开始意识到,在许多大型组织中,如果你在一个地方呆了足够长的时间,那么相同的任务就会一遍又一遍出现。你可能做研究的时候过得很开心,没有人会做盲目的事情。当我意识到做研究很有趣,然后没人会用它做任何事情时,那就变得不再有趣了。”

用户研究的效果如何?

每个利益相关者都有火烧眉毛的问题,考虑到解决开发后的问题比事先解决要贵100倍,所以说,知道你可能会遇到什么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平均而言,我们的PwDR对他们的研究效率评分为6.8 / 10。我们发现,有几个因素使研究人员对他们的工作效率评价更高。

  • 当用户研究人员更加满足时

当我们询问研究人员他们对工作的满意度时,平均得分为6.8/10。我们发现,当PwDR认为他们的满足感高于平均水平(从7到10)时,他们的效率也更高,为7.3/10。那些认为自己的成就感低于平均水平(0-6分)的人,也认为自己的效率低于平均水平(6/10分)。

平均效率与满足感评分

如果你在工作中感到不满足或效率低下,这将影响你做好工作的能力。最近,我们与Vivianne Castillo讨论了自我调节对PwDR的重要性。她告诉我们,有时候研究人员在工作中感到精疲力竭或无法满足时,是因为他们没有花时间以他们需要的方式照顾自己。对于PwDR,以及每个人来说,退后一步看看是什么阻碍你做到最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如果您感到筋疲力尽或无法满足,考虑花时间照顾自己,评估是什么让你有这种感觉。Vivianne 有一个很棒的工作表来帮你盘点目前的工作。它鼓励PwDR关注他们的时间表、工作上的支持以及工作是如何影响他们的个人生活的。花点时间来评估这些事情,并努力改变其中的一些,可以帮助你在当前的工作中感到更有成就感,或者决定是时候换一个新的工作了。

  • 当用户研究人员有更多经验时

随着PwDR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不断前进,他们对自己的工作效率更有信心。而经验不足一年的职场新人对其工作效率的评价为5.3/10,那些有15-20年经验的人对其工作效率的评分最高,为7.2/10。总体而言,有5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认为他们的工作效率高于平均水平,为7.1/10。

平均效率与工作经验

这是有道理的,因为UXR是一个多学科、实践性很强的领域。你所知道的很多东西都是在工作中学习的,而不是在教室里学习的,NNg这样说:

“在用户体验领域,技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验。例如,大学课程并不教授如何正确运行可用性研究的细节。因此,入门级人员通常需要进行广泛的指导,才能在实际项目中做好工作。

 

经验还极大地提高了一个人通过观察用户行为来推断潜在设计缺陷的能力。多年来,用户行为在很多方面保持着一致性,你看到的用户越多,对未来用户行为的判断和预测就越准确。”

有更多实践经验的人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不会以同样的速度继续提高他们的效率评级,这是由于实践的幂定律,也就是学习曲线。

假设你刚刚起步,你只花了50个小时进行用户研究。接下来的50个小时实际上将使你花费在研究上的时间增加一倍,并大大提高你的技能。但对于一个在这个领域工作多年,花了将近1000个小时与用户交流的人来说,接下来的50个小时并没有那么有影响力。

如果我们可以进一步推测,用户研究人员是一群谦虚的人,可能会不断看到改进的空间。只有6%的人给自己打了10分。

  • 当研究团队更大,拥有更多专职研究人员时

平均效率vs.专职研究人员数量

人多力量大! 随着专职研究人员人数的增加,平均效能等级有所提高,对于21人以上的团队,最高效率等级评分为7.2 / 10。这是有道理的,考虑到那些拥有21人或更多的研究团队的组织可能会做更多的研究。

平均效率与进行研究的人员数量

在有更多人从事研究的团队中,我们看到了类似的效率提高。Nicola Rushton是设计顾问,曾与Atlassian、Telstra和Lexicon等公司合作,建议你的团队尽可能多地参与用户研究过程。

“我对教学领域中出现的这个短语有过很多思考,那就是,“告诉我,我就会忘记;让我参与,我就会理解。”我认为,如果我们考虑在教学环境中学到的东西的时间,通常是老师真正让你自己回答的时候,这些就是它真正起作用的时刻。我正在寻找那些时刻,想知道如何将其带入我的研究实践中,带给我周围的人,使他们真正地得到它。”

以深思熟虑的方式让团队参与你的研究实践,使人们可以了解更多有关研究的知识,获得更多的实践经验,并最终成为更好的研究人员。

  • 当组织处在组织的中心位置

当研究被认为是公司的核心资源时,PwDR的效率高达7.3 / 10。当研究是共享资源时,它可以使更多的人有能力了解客户,并使用真实的研究数据来验证他们的想法。

研究在组织中的作用与研究的有效性

如果只将研究只隔离在一个团队中,获得研究的渠道也被隔离了。Ashley Tudor在IDEO之类的工作从事用户研究已经10多年,他强调保持研究的重要性并为公司中的每个人提供访问的重要性。

“始终将研究放在首位。我每月与项目经理和设计师沟通,并讨论他们正在研究的具体主题,即使我没有足够的资源来运行他们的项目。我们一起讨论问题,研究方法,探索他们可以预期什么,这些知识如何可以付诸实践,以及项目的时间安排。结果,我们提出的研究问题类型变得更好。一起工作可帮助利益相关者对不同的方法以及最适合的问题有所了解。采购经理和设计人员还可以了解何时数据可以最好地支持他们的决策,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积极地进行计划。其结果是一系列可操作的项目。通过这个过程,我们学会了互相支持,做到最好。”

我们已经看到嵌入式和集中式模式,以及混合模型对于团队都适用。嵌入式模型的关键是确保研究人员能够跨单位互相学习,确保每个人都能从研究中受益。对于集中模式的团队来说,关键是要有良好的组织,这样研究才能快速进行,并具有适当的严谨性,避免可能大规模发生的过于官僚的过程。

  • 当研究对组织很重要时

显而易见,PwDR对他们的组织感到研究的重要性会影响他们如何看待其有效性。PwDRs认为研究对他们的组织非常重要,评分为8/10或更高时, 他们也认为他们的工作是最有效的,给自己的平均有效性评分为8/10。另一方面,认为研究对他们的组织不是很重要的人,给它的评分是4/10或更低时,他们觉得自己效率低,给自己的效率平均评分是5/10。

有效性与研究对组织的重要性

感觉你所做的工作对你的组织并不重要,这确实令人沮丧。实际上,这是我们PwDR面临的最大挫折之一。20%的PwDR表示,高层对研究的认可是他们工作中最大的挫败感,排在组织结构/官僚主义之后。

你目前对工作的最大挫折是什么?

那么,PwDR可以做些什么来确保研究对其组织的重要性呢?与利益相关者进行交流,并就效果和价值进行沟通。

  • 与利益相关者沟通

利益相关者的参与是成功进行用户研究的关键。利益相关者是做出预算决策的公司领导、采纳研究洞察并构建解决方案的开发人员和设计人员,以及需要研究以选择正确策略的管理团队。

“对我而言,一项研究或客户关系能否成功的最大预测因素是利益相关者的参与程度。如果利益相关者从一开始就参与进来,他们一开始可能不是信徒,但是如果我可以促进他们的转变,如果我有我活跃的利益相关者, 那么我有90%的把握将洞察力转变为行动,并让该团队在整个过程中采取行动并解决问题。”

 

——Michele Ronsen,Ronsen咨询创始人

在任何研究项目开始的时候,都要花时间与利益相关者访谈。SoFi的高级UX研究人员Zach Lamm 建议在访谈中向利益相关者询问三个问题。

  1. 是什么促使你想到要对这个问题进行研究的? 
  2. 回答这个问题如何能适用更广泛的业务场景?
  3. 最重要的是,我们试图为用户解决什么问题?

这些问题可帮助PwDR进一步了解利益相关者对研究的期望,研究如何影响他们以及研究如何影响整个组织。

当我们询问PwDR,有多大比例的的利益相关者知道如何获取研究结果,我们发现大多数人认为只有1-40%的利益相关者知道。我们将此与研究人员认为研究对他们组织的重要性进行了对比,发现PwDR认为越多的利益相关者可以访问研究,他们对组织的重要性就越高。

能够获得研究成果的利益相关者的比例与研究对组织的重要性

如果他们看不到研究如何帮助他们实现目标,那么没人会投入研究。Center Centre联合创始人Jared Spool 谈到了用户体验从业者需要如何传达价值的观点:

“这是用户体验设计领导者发现他们自己正在学习的一个残酷的事实:没有人会相信你的UX设计理念,如果他们看不到这些理念对他们有多重要。

 

对于你所在组织的领导尤其如此。他们需要看到所有这些伟大的用户体验设计理念如何将其首要任务推向前进,从而为组织提供帮助。如果他们看不到,他们将不会支持你的想法。

 

在组织内部,设计主管只能自己做很多事情。从某种程度上说,让高管参与进来是必要的。设计领导者将需要通过向他们展示自己的用户体验设计思想如何使组织更强大来取信于高管。”

那么,如何有效地传达你的工作价值呢?想想它的影响。你的组织目前有哪些优先事项?你的工作如何推动这些前进?你的工作需要多少预算,而预算又能给团队带来多少价值呢?把你的工作放在这些方面,不仅可以让利益相关者更容易地参与进来,而且可以优先考虑需要花费的时间。

如何了解行业的最新动态

既然你已经了解了用户研究的现状,那么如何在用户研究报告的下一个版本之前保持更新呢?

我们询问了PwDR他们如何与最新的用户研究保持同步。PwDR最喜欢的更新方式是书面的材料,75%的人阅读媒体文章。紧随其后的是Slack社区,其中73%表示他们跟上了全球研究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收到了来自Slack社区47%的反馈,所以我们的调查对象可能对这些社区有一点特别的偏好。

你如何与用户研究领域保持同步?

总的来说,PwDR使用了大量的媒体来保持与UXR的同步。他们参加各种活动,比如聚会和会议,在线社区聊天,阅读好书,关注时事通讯,收听播客。

回答我们调查的PwDR在关于与UXR保持同步方面,还提供了特别有帮助。我们将他们提到的所有资源添加到了Airtable中,并另外增加了一些我们认为可能有用的资源。我们希望继续增加到这个列表! 如果你想贡献自己喜欢使用的工具,请在此处添加

未来十年我们希望看到什么?

自上次报告开始, 我们对用户研究的发展感到非常兴奋。现在已经是2020年了,是时候展望下一个十年了,让我们花点时间想想未来会发生什么。

  • 更多可访问性研究

对于可访问性测试在研究计划中的重要性,排名倒数第一,我们对此感到有些失望。可访问性测试是开发客户能用的产品的一个重要部分。

你的研究计划中最重要的目标是什么?

微软的包容性设计工具包很好地展示了为每个人设计的重要性,以及为具有不同能力的人设计如何帮助每个人,他们说:

通过为永久性残障人士设计,处境受限的人也可以受益。例如,为一个只有一只手臂的人设计的设备可以被一个临时手腕受伤的人或一个抱着婴儿的新父母有效地使用。牢记从永久残疾到情境障碍的连续性,有助于我们重新思考我们的设计如何能够以新的方式扩展到更多人身上。在美国,每年有26000人遭受上肢丧失之苦。但是,当我们将有暂时性和情境障碍的人包括在内时,这个数字就超过了2000万。”

关注残疾问题,并进行用户研究以确保你的产品是可访问的,给人们带来的好处比您想象的要多。

为无障碍设计也正成为一项法律要求,去年由于盲人无法访问Domino网站而被起诉。创建任何人都能访问的东西,无论能力如何,都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希望看到它对研究团队的重要性也有所提高。

结论

过去的一年是一个重要的用户研究年,我们听到了更多专业的研究人员的意见,他们在更大的公司中的更大团队中工作。我们了解到,大多数PwDR在进行任何设计之前都在进行研究,PwDRs每个月要做45次调研,并在此过程中优先了解客户的需求。PwDRs认为,当他们更有成就感、有更多经验、在更大的研究团队中工作时,他们的工作更有效,并且认为研究对他们所在的组织更重要。

总体而言,用户研究的未来看起来相当光明,我们期待着继续向这个充满好奇的群体学习!直到明年。

END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