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Interviews:2021年用户研究报告》

The State Of User Research 2021

编者按:2020年疫情期间,UXTOOLS翻译和发布了来自用户研究平台提供商User Interviews的《2020用户研究现状报告》,收到很多国内用户研究同行的关注,成为UXTOOLS在2020年最受欢迎的内容之一。2021年,User Interviews发布了新版的《2021用户研究现状报告》,在User Interviews内容总监凯特琳娜·巴尔波尼(Katryna Balboni)的邀请下,UXTOOLS继续翻译了今年的报告,以下是凯特琳娜为本次的中文版报告撰写了读者致辞以及报告正文。

编辑致辞

UXTOOLS.CC读者们好! 我们很高兴与您分享我们的《 2021年用户研究现状报告》!

我们知道,UX最佳实践在每个地方都不尽相同——中国用户、美国用户和德国用户都希望从体验中获得不同的体验。针对全球市场进行设计需要了解这些差异,做到这一点的最好方法是与客户进行交谈!

UserInterviews是用户招募和流程实施的工具,可以为您的用户研究提供有效的帮助。

您可以使用User Interviews在7个国家/地区的超过450,000名说英语的消费者样本中进行招募。 (我们目前没有中文样本库或支持人员,但谁知道未来会怎样呢……)平均而言,我们只需3个小时就可以将您的需求与您的第一位参与者进行匹配,从而快速轻松地获得需要的洞察。您还可以使用我们的Research Hub平台来管理自己的样本库,创建和复用样本组甄别问卷,并安排研究会议。

我们希望您在以下的研究报告中找到所需要的价值,祝您UX研究愉快!

Katryna Balboni 凯特琳娜·巴尔波尼

UserInterviews内容总监

以下文章最初发布在User Interviews 博客上,由UXTOOLS翻译成中文,报告原文地址:

www.userinterviews.com/blog/state-of-user-research-2021-report

我们对44个国家/地区的525位用户研究人员进行了调查,为您带来了第三次用户研究年度状况报告,总的来说用户研究的状况一年比一年好。

自2019年以来,我们每年都会发布这份报告,使用的是我们通过调查用户研究人员过去一年的工作收集的数据。在2021年的报告中,我们通过UserInterviews订阅邮件和社交媒体渠道(Twitter,LinkedIn和Facebook),以及Slack、Facebook和LinkedIn社区中推送来收集调查反馈。我们自己的渠道对外部社区的回收样本比例为50/50,调查期间为从2020年12月到2021年1月。

最后,我们收到了525名研究人员的反馈,研究至少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我们希望本报告中的洞察将能给你与团队的沟通和赋能带来帮助,并使您的团队在2021年可以开展更多更好的研究。

目录

01:调查方法和被访者

02:用户研究经历和薪酬

03:公司和团队结构

04:研究规划和用户招募

05:用户研究方法和工具

06:分析和分享研究成果

07:用户研究预算

08:多样性,公平,包容性和用户研究

09:新冠病毒期间的用户研究

10:幸福感与成就感

11:我们为什么研究

12:展望未来

关键结论

  • 自从COVID-19大流行开始以来,多达90%的用户研究人员完全在远程办公,而去年同期只有21%的用户研究人员在远程工作。
  • 专职的研究人员和从事研究的人员(PwDRs)的平均人数分别为6人和8人。Kate Towsey(一位研究资深专家,译者注)将8个研究人员视作为一个门槛,超过这个数量之后,一个研究部门就变得必要了——许多公司现在已经越过了这个门槛。
  • 如果研究人员的利益相关者知道如何获取研究成果,并且至少在某些时候这样做了,那么这些研究人员的成就感比那些利益相关者从未获取研究成果的研究人员更有成就感,两者在这方面的的平均得分为7/10比5.5/10。
  • 远程协作型工具在2020年风行一时。值得注意的是,在我们研究人员中,Miro(一个在线协同工作凭条,译者注)的使用比例同比增长了650%,其中60%的人说他们使用它来组织笔记,而去年这一比例为8%。
  • 约有五分之一(21%)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今年将对研究实践进行了调整,以更加关注多样性、公平和包容性。

01:调查方法与被访者

今年,有525名研究人员(PwDRs)完成了我们的调查,而去年是336名受访者。这些人在研究上花费了超过10%的时间,其中大多数(67%)将他们的主要工作描述为UX研究 /用户研究,另有17%的人从事产品/ UX设计。被调查的人中有四分之三(75%)是独立工作者。

图:工作职位和角色

我们了解到大多数人(52%)的年龄在25到34岁之间。总的来说,用户研究人员是一个受教育程度很高的群体,其中快到一半的受访者(49%)拥有本科学时学位。

图:受教育程度

超过一半(51%)的受访者居住在美国,其中大多数位于旧金山、纽约、西雅图、奥斯丁和波特兰等主要城市。

我们的受访者也正在走向全球:收到了来自44个不同国家的反馈(去年为33个)。 除了在美国之外,我们样本最多的国家是加拿大、英国、德国、印度、以色列和荷兰。NG(特别向来自保加利亚、尼日利亚、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和秘鲁这些国家的唯一一名被访者被访者表示致敬!)

图:用户研究人员全球分布

今年,我们对性别、种族、民族等身份问题的选项设置了多选项。例如,某人可以同时选择“非裔美国人,黑人”和“夏威夷原住民,太平洋岛民”,或“女性/男性”和“中性人”。

大多数受访者(68%)是女性,与去年的调查(67%)基本保持一致,而Payscale(一家人力薪酬数据网站)的数据也是如此,其中70.4%的受访者将其确定为女性。

这是我们第一次询问有关种族/民族身份的问题。大多数受访者(62%)认为自己是白人,其次是亚裔和/或南亚裔(15%),西班牙裔/拉丁裔/拉丁裔(a/o)(9%)和非洲裔/黑人(4%),所有人口统计问题都是选答题。

02:用户研究经历与薪酬

随着这一领域的逐渐成熟,用户研究人员的专业经验也逐年提升。在去年的调查中,14%的被访者说自己拥有15年以上的专业从业经历,今年这个比例提高到了20%。

更多的参加调查的研究人员(30%)具有5至9年的经验,超过一半(53%)的受访者在该领域工作不到十年。绝大多数(85%)担任现职不到4年,其中29%的人说他们担任现职不到一年。

图:用户研究从业经历

研究人员的薪酬差异很大,取决于个人的经验和职位高低。在美国的用户研究人员中,有25%的称其年薪在50,000至75,000美元之间。美国之外的研究人员中有近一半(44%)表示他们的年收入低于50,000美元。

对于美国的研究人员来说,这个数字看起来就非常不同,那里的家庭收入中位数(2019年)为68,703美元。美国的研究人员中,最常见的薪水范围为100,000美元至150,000美元,46%的人说他们每年收入这么多,是美国平均家庭收入的1.5到2.2倍。

不到5%的美国研究人员表示,他们的年收入低于50,000美元,年薪超过20万美元的用户研究人员的比例也是5%。

图:用户研究人员薪酬分布

所有这些薪酬都来之不易——36%的人说他们通常每周工作40个小时以上。

  • 用户研究中的薪酬差距

有证据表明研究人员之间存在性别薪酬差距:在所有确认为男性的调查对象中,近一半(47%)的报告称其年薪超过100,000美元;识别为女性的人中有37%表示能获得相同的薪酬,而其他性别人群中则为36%。

在美国的研究人员中,有70%的白人(n = 87/125)报告称薪水为10万美元以上。超过一半(55%)的亚裔和/或南亚裔(n = 15/27)表示能获得相同的薪酬,西班牙裔/拉丁裔/拉丁裔中的比例为50%(n = 4/8,样本较少,仅供参考,译者注),非裔美国人/黑人研究人员中的比例为45%(n = 5/11)。

03:公司和团队架构

每年在进行这项调查时,都会收到越来越多的大型企业公司工作人员的反馈。今年,有21%的调查反馈来自在拥有10,000名或更多员工的公司中工作的研究人员。

不过,仍有近一半(49%)的样本来自员工少于500人的公司中的人员,超过5%的人称自己为自由职业者。与去年和前一年相同,略多于16%的人在代理机构(包括各种规模)工作。

图:从事用户研究的公司类型

  • 从事用户研究的行业

超过10%的人表示他们从事银行或金融服务业,其中可能包括金融科技行业的从业人员。我们还收到了医学、保健和健康相关领域(9%),以及设计(7%)、电信(3.5%)和教育(3%)的反馈。还有一个人说他在从事婚介的企业工作。

图:开展用户研究的行业

  • 那么,常见的研究团队是什么样的?

如今,用户研究的世界充满了好奇的人,他们正在帮助公司更多地了解客户。根据我们的桌面研究,至少有15个专门用于用户研究的在线社区,拥有超过85,000个成员。由于我们无法梳理整个互联网的UXR社区,这些数字可能更高! 目前,Indeed上有超过5.4万个关键词为“用户研究”的全职工作,而Linkedin上有超过1.6万个。

一般而言,从事研究的人数随与公司规模成正比。不论是专职研究人员和还是一般研究人员(PwDR)的数量都是如此。在拥有50至199名员工的中小型企业中,专门研究人员的平均人数为3;对于拥有500至999名员工的公司,该数字增加到5;对于拥有1000至5,000名员工的公司,该数字增加到8,依此类推。

当我们查看整个数据集时,专职研究人员和PwDR的平均数量分别为6和8。这些数字表明对研究职能的需求在不断增长。根据Kate Towsey的说法,一旦公司有大约8个人定期进行研究,就达到了设置研究部门和团队的临界值,超过这个临界值,就需要一个专门的研究部门,以便有效地开展研究工作。

图:专职研究人员与PwDR的数量

04:研究规划和用户招募

用户研究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其中涉及许多活动。我们询问了研究的人员他们通常如何进行研究规划和招募用户。

开展研究最多的是在设计/原型阶段(93%),其次是预设计阶段(90%)。但是实际上,研究是在整个产品生命周期中进行的,超过半数(54%)的人表示,他们的公司在产品生命周期的各个阶段(从设计之前到发布之后)都在进行研究。

图:产品研发阶段与用户研究

大多数(72%)的人表示,他们的研究计划会提前一周进行,超过33%的人表示,通常他们会提前2到4周开始进行研究计划。

在更接近研究日期的时候进行用户招募可以帮助减少缺席,因为这让参与者有更少的时间忘记会议。实际情况中,计划和招募之间通常有一周的延迟时间。大多数人(72%)表示,他们在研究实施前的两周内开始招募,而11%的人说他们直到实施的几天前才开始招募。

图:用户研究准备

一般来说,公司使用自己的客户或样本小组进行研究的频率要高于使用机构或招募工具的参与者——超过60%的人说他们有一半以上的时候是使用自己的样本组。

这也不足为奇——从已经成功地与你开展业务的人(例如客户)那里获得持续的洞察会更容易。此外,诸如Research Hub(UserInterviews提供的研究平台,译者注)之类的解决方案(友情提醒,这是不知羞愧的的自我促销!)使管理参与者变得轻而易举。

图:用户研究参与者

  • 常用的用户招募工具

最受欢迎的招招募工具是Calendly(占30%),其次是User Interviews(占23%)和SurveyMonkey(占21%)。

图:自有样本招募工具

对于招募外部参与者,UserInterviews与第三方招募机构是并列第一的最受欢迎的解决方案(每个占27%)。

图:外部样本招募工具

05:用户研究方法和工具

我们在谈论用户研究的时候,我们到底是在谈论什么?根据产品、项目或团队的不同,“用户研究”可能包括可用性测试、形成性访谈、实地研究等等。我们对研究人员询问了有关他们进行何种研究,以及使用何种工具进行研究的问题。

根据我们的调查,最受欢迎的研究形式是用户/形成性访谈( 46%的受访者表示这是他们最常进行的研究形式),其次是适度的可用性测试(19%)和问卷调查(15%)。

最不常见(但不是最不重要)的研究类型是可访问性测试(Accessibility Testing)。超过四分之一(26%)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做这类研究的频率最低,其次是日记研究(19%)和树形测试(13%)。

图:用户研究方法

  • 开展用户研究的常用工具

2020年是属于Zoom的一年,视频会议工具成为开展研究会议最受欢迎的工具也就不足为奇了——59%的人说它是他们开展研究会议的一部分,而去年的调查中这一比例为48%。

其他比较流行的视频会议工具有Google Hangouts(32%)、Microsoft Teams(28%)和UserTesting(17%)。

图:开展研究会议的工具

对于问卷调查而言,Google Forms和SurveyMonkey并驾齐驱,分别有46%和45%的人说他们使用这些工具进行研究。Qualtrics(22%)和Typeform(再次为22%)是其他也颇受欢迎的选项。

06:分析和分享研究成果

收集意见只是研究的一部分,分析结果、存储研究结果,并向利益相关者和更广泛的团队介绍研究都是有效的用户研究实践的一部分。

那么用户研究人员是如何做到这些的呢?

参与我们调查的大多数研究人员在完成研究会议时都会形成一种以上类型输出成果,有14%的研究人员说,他们完成会议时会输出研究脚本、视频记录、原始笔记、编码笔记以及参与者创建的材料。

图:研究成果

在研究会议之后,大多数研究人员以各种方式传达他们的发现:90%与利益相关者开会分享他们的结果,而83%则会分享他们的总结报告(76%都这样做)。对于最后的结果,大多数研究人员表示,至少有一些利益相关者知道如何以及在何处获得研究结果(并这样做)。

图:沟通用户研究的发现

这是一件好事,原因可能比你想象的还要多。那些说大多数利益相关者知道如何获取研究结果的人,至少在某些时候,他们认为自己比那些说利益相关者从未获取研究成果的人更有成就感——两者的比例分别平均为7/10比5.5/10。

  • 利用研究笔记和收集反馈的常用工具

大多数人(81%)使用电子表格工具(例如Google表格或Microsoft Excel)来记录和整理他们的笔记并收集反馈 。

第二受欢迎的工具是Miro,其中60%的人说他们在使用。与去年相比,这是一个巨大的飞跃,当时只有8%的研究人员在使用。Miro在2020年的迅速崛起可能归因于它的远程友好性。高达90%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在过去的一年中完全处于远程工作的状态 。

Mural是另一个远程友好工具,今年有了很大的增长——22%的研究人员将其作为自己工作中的一部分,而去年的调查中这一比例仅为2%。与去年同期相比,人气上升了1000% 。

图:研究分析工具

07:用户研究预算

所有这些工具和会议都需要费用, 我们想知道大家都花了多少。

不幸的是,近一半(44%)的研究人员无法告诉我们,因为他们不确定最初的研究预算是多少。 这个百分比与去年相同,因此透明度没有任何增加。 随着研究逐步发展成为一门学科和一项实践,我们希望能看到更多关于这方面的基准值。

在那些对于费用有了解的被访者中,一部分(19%)表示他们的月度预算低于100美元。一半对预算有意识的研究人员估计预算低于1000美元。与此同时,10%的说研究预算为75000美元或更多(他们真幸运!)。

图:月度研究预算分布

大多数人(56%)告诉我们,他们今年的研究预算没有变化。我们没有在这道题中加入“我不知道”选项,所以有些人可能会选择这道题作为“中立”选项,而不是跳过这道题。

然而,四分之一(25%)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的研究预算在2020年实际上是有所增加,这超过了说他们的研究预算被削减的比例(20%)。

图:未来预算变动

08:多样性,公平,包容性和用户研究

没有两个用户是相同的,如果没有各种各样的研究参与者(以及研究人员),您是否可以为那些希望和真正需要的人创造出包容的、可访问和实用的产品吗?

当然不是。

多样性,公平和包容性(DEI)是进行道德和公正研究的基本考虑因素。

2020年,美国和世界各地的BLM活动启发了许多团队仔细反思他们自己的工作,以及这些工作如何无意中促成了不平等制度。

对于一些团队来说,这意味着要更加关注调查中的身份问题,或特定设计元素的可访问性等细节问题。许多公司还花时间进行专门的反思,并在招募和研究参与者多样性等方面做出有意义的改变。

  • UXR团队当前的DEI和可访问性工作

那么用户研究人员如何看待他们在这方面的表现呢?

总的来说,并不是很好。平均而言,大家给所在的公司的可访问性评级为3.9/10。他们对确保他们的研究公平并包含多样/代表性观点的努力进行了等级评估,得分略高于4.5 /10。

图:可访问性研究

图:多样性/公平/包容性(DEI)评估

但是,当我们向研究人员询问他们的团队如何确保他们研究工作中的多样性,公平和可访问时,我们发现大多数(88%)正在努力。五分之一的人(21%)表示,为实现DEI目标他们在今年对研究实践进行了改变。

只有11%的人说DEI委员会或职能部门是研究的利益相关者,这些研究人员对他们的可访问性和包容性评估分别评为5/10和5.7 / 10,比平均水平高出约1分。

图:研究团队的改进措施

09:新冠病毒时期的用户研究

一谈到2020年,就不能不提到COVID-19。冠状病毒疫情继续夺走生命、生计和整个行业。

在不最小化全球用户研究人员的个人损失和努力的情况下,作为一个专业领域,用户研究进展得相当不错——在我们调查中的研究人员中,虽然有30%的人说他们的公司经历了COVID相关的裁员,三分之(34%)的受访者表示,尽管发生了危机,他们的公司仍正常招聘。

而且,大多数研究人员(67%)表示,他们的薪酬和福利没有影响。少数人甚至告诉我们,他们的收入还有所提高。一些人说,他们现在有更多的假期和/或精神健康日,津贴可以抵消在家工作的成本,以及(有一个被访者提到)有偿的互联网和精神病护理。

尽管如此,仍有相当一部分研究人员(28%)表示他们的薪酬或福利待遇受到了负面影响,还有一些人写道,他们在因疫情失去工作后转向了自由职业。

图:疫情对研究团队和薪酬的影响

对于许多研究人员来说,他们工作的最大变化不是工资或人员,而是地点:90%的受访者表示,自疫情开始以来,他们一直是在家工作,其中87%的人以前很少或从未远程工作,14%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之前仍没有重返办公室的计划。

图:远程工作情况

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变,也是一个充满挑战的转变。超过42%的人说,远程工作最困难的部分是缺乏与队友的面对面交流,另有25%的人认为工作和家庭生活之间的界限模糊是最具挑战性的方面。

并非所有人都同意这一观点——19%的研究人员认为,就远程工作而言,实际上一切都进展顺利。其中包括17%在COVID之前从未或很少进行过远程工作的人。

图:远程工作的挑战

10:幸福感和成就感

研究人员高兴吗?

我们让大家给自己在工作中的成就感打分,从1分(没有成就感)到10分(非常有成就感)。最后平均得分是6.4分——只比我们上次问这个问题时低了0.3分。考虑到我们的2020年,这感觉像是一场胜利。

我们还向研究人员询问了他们在工作中最大的挫败感。多数(29%)表示,组织架构或官僚作风是他们这方面的最大障碍。在大型企业工作的人更容易感到沮丧,37%的大型企业研究人员说这是他们最大的挫折,而非大型企业的人只有24%。

第二个最常见的挫折是预算和/或资源上的限制(18%),其中甚至还包括3个表示每月研究预算超过$ 75,000的人!

图:研究人员的成就感

然而,最低的平均成就感得分(5.3分)实际上来自14%的研究人员,他们因缺乏对研究重要性的认同而感到最沮丧。第二低的分数(5.7)来自8%的研究人员,他们对没有明确的职业发展道路感到最沮丧。

当被问及他们是否觉得自己的公司做了足够的研究时,大多数(73%)的评分为5/10或以下。一部分研究人员(30%)认为他们的公司在某种程度上有效地利用研究成果来实现目标,但可以做得更好,这部分研究人员的平均打分为4.7/10。与去年相比,这是一个显著的下降,当时研究人员将研究的有效性评级为6.8。人们对使用研究结果进行决策方面的满意度稍高一些——平均评分为5.5/10。

图:公司对研究的利用是否有效

研究人员在这三个问题上给出的分数对他们在工作中的成就感有很大的影响。那些认为自己所在公司的研究数量和效率高于平均水平的人也有更高的成就感得分——在这两种情况下都是7.2分。而那些对研究用于决策方面给予高于平均水平评价的人在工作中最有成就感 ,他们的平均成就感得分为7.5。

11:为什么研究

所有关于成就感和工作满意度(或不满意)的讨论都提出了一个问题:人们为什么首先要进行研究?更具体地说,研究人员的主要目标是什么?他们最喜欢自己工作的哪一点?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每年都非常一致。

在我们每一年的研究中,研究人员都把了解客户需求列为最重要的目标(今年的排名比去年稍重要——6.3/7比6.1/7)。在此之后的目标是验证早期解决方案、客户之声/内部教育、验证后期解决方案、理解定量数据、解决内部纠纷,以及进行可访问性测试(重要性按以上排序)。

图:用户研究的目标

同样,研究人员最喜欢的用户研究的东西没有改变:那就是用更好的证据进行决策的能力。至少参加这次调查中有43%的人是这种情况,与去年的结果相同。

用户研究人员也喜欢通过研究把客户的声音带到更广泛的团队中(32%),并简单地与其他人沟通和交流(20%)。

有些人也说到他们对所有这些方面都一视同仁,而一个人则很好地总结了用户研究的价值:他们最喜欢的研究是“解决现实中人们的问题,让他们的生活更美好。”

图:研究人员喜欢研究的原因

12:展望未来

我们很高兴将第三份年度报告发布到世界各地。再次感谢所有参与我们调查的人。

除了满足我们的好奇心,我们通过本报告收集的洞察还可以帮助我们创建更相关、更周到的UXR资源。 在UserInterviews博客上,我们将继续探索所收集的数据、用户研究的意义以及对明年的期望。

如果您想参加明年的这项调查,请订阅我们的新闻简报——我们将在《 2022年用户研究状况》调查推出时通知您。 同时,祝您研究愉快!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